分享:

世界華文大衆傳播媒體協會會員

綜合快訊
三問民營經濟發展局:能做什麼?會捆住民企手腳嗎?能激發民營經濟活力嗎?
來源 :經濟觀察網 | 記者 :王雅潔 | 時間 :2023-09-11 | 128 瀏覽 : | 分享到:

(圖片來源:東方IC)


《經濟觀察網》訊,“這會是一個新的監管機構嗎?會如何管我們?”一位企業人士對民營經濟發展局的職能提出疑問。


9月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發佈會消息,中央編辦正式批復在國家發展改革委內部設立民營經濟發展局,這一機構作為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專門工作機構,將加強相關領域政策統籌協調,推動各項重大舉措早落地、見實效。


對於民營經濟發展局,國家發展改革委人士持積極態度,認為隨著各項政策的落實、專職機構的設立,將進一步激發民營經濟發展活力和內生動力,民營經濟發展必將迎來更廣闊的舞臺和更光明的前景。


長久以來,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都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範圍廣、政策鏈條長、工作環節多。在當前的情況下,新設立的民營企業發展局需要如何激發民營經濟活力,為民營經濟的發展掃清障礙?


問題一:民營經濟發展局會綁住民企手腳嗎? 

國家發展改革委雖然一度保留了很多計劃經濟時代遺留的審批權,但是經過過去十年的行政審批改革,絕大多數審批權已經取消或下放了,依照國務院公佈的《國家發改委行政審批權公開目錄》,現在只保留了六項審批權,主要是大型固定資產投資、糧食煤炭出口配額、石油天然氣中外合作專案、境外融資借款等。

曾經在國家發展改革委系統工作,且參與過國家發展改革委多項政策檔研究討論的北京改革和發展研究會研究員王明遠舉例表示,國家發展改革委24個職能司局的職責,多數已經不具備行政審批職能了,只是承擔諮詢、設計、規劃、評估的角色。王明遠說:“新設立的民營經濟發展局不是行政審批部門,不是我們過去所理解的強勢的‘婆婆’,而更多是服務、協調、諮詢角色。”

對於民營經濟發展局的職能,國家發展改革委副秘書長兼人事司司長張世昕已經在9月4日給出答案,他表示,民營經濟發展局未來的主要職責是:跟蹤瞭解和分析研判民營經濟發展狀況,統籌協調、組織擬訂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擬訂促進民間投資發展政策。建立與民營企業的常態化溝通交流機制,協調解決民營經濟發展重大問題,協調支持民營經濟提升國際競爭力。

基於此,王明遠認為,設立一個專門負責民營經濟發展的司局,未必就是做審批,完全可以以規劃或促進為主,之前的工信部中小企業局在推動中小企業發展上就發揮了重要作用。

根據上述民營經濟發展局的職能表述,王明遠判斷,這些完全跟行政審批無關,不會多一隻“卡脖子的手”。


問題二:民營經濟發展局能激發民企活力嗎?

9月4日,在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佈會結束後不久,一名長期跟蹤研究民營經濟的人士便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用“里程碑”三個字來形容設立該局的意義。

該人士表示,此前工信部內設的中小企業局受到的關注較多,相比之下國家發展改革委具有綜合管理的職能,對於發展民營經濟相關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會有很強的組織保障作用。

他認為,民營經濟發展局從機構職責的角度,用組織的方式落實了責任主體。在政府部門當中,有一個專注于民營經濟相關政策研究的職能機構,對於穩定民營經濟發展將起到重要作用。

全國工商聯原研究室主任陳永傑對民營經濟有著多年調研和觀察研究,曾經擔任國務院研究室工交貿易司副司長的陳永傑,是非公經濟36條(《國務院關於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起草工作組的副組長。

9月5日,陳永傑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民營經濟發展局能對民營經濟發展提出更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以及解決問題的方案,是件好事情。

陳永傑認為,此前政府沒有專門反映民營經濟意見的管道和機構。新設立的民營經濟發展局,職責是推進民營經濟發展,可以收集各類民營經濟資訊以及遇到的障礙、法律糾紛等。

此前,這類資訊的收集是分散的,稅收問題由稅收部門接收,產業發展問題由產業部門接收。現在,能集中反映意見,根據大政方針,對民營經濟發展提出更有針對性的政策措施和解決方案,肯定能起到積極的效果。

在民營經濟發展局批復設立之前,就建議設立對口民營經濟專職機構,已經討論多年,一度有觀點認為,可以設立一個更高規格,比如副部級或者正部級的專職機構來和民營經濟對接。


問題三:下一步可以做什麼?

陳永傑的期待是,民營經濟發展局能夠更深入、更準確地搜集瞭解民營經濟發展的重要資訊,更直接地向黨中央國務院反映問題與意見,提出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建議與可行措施,推動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制度機制的建設與完善。在為民營經濟發展的制度環境、營商環境、輿論環境優化上作出重大貢獻,不負國家之望、民營經濟之望、民眾之望。

王明遠則認為,批復設立該機構是一個積極信號,反映了中央保護和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決心,不過,僅靠部委裡的一個司局級機構,承擔起促進民營經濟發展重任是遠遠不夠的。當下民營經濟發展遇到的困境原因複雜,需要從頂層設計的高度去解決。如果能借鑒以往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或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的做法,專門成立一個中央民營經濟發展促進委員會或中央民營經濟發展領導小組,由中央頂層去協調各部門,會更能提高政策的執行效率和問題解決能力。

王明遠表示,除了設立有關研究、規劃、協調機構外,更需要解決好涉及民營經濟的一些理論困境、制度困境,才能真正消除社會的焦慮,增強民營企業家階層的信心。

在王明遠看來,四十五年的改革歷程表明,民營經濟的信心和前景,只能根植於制度性改革和社會經濟空間的不斷擴大。王明遠的期待是能在這些問題上,給社會進一步傳遞積極信號,推動社會經濟氛圍進一步回暖。

陳永傑認為,民營經濟發展的根本性問題,在於對民營經濟的認識問題,他期待民營經濟發展局日後能夠在這方面推進研究。

 



  特約網購 > 台灣蝦皮購物商城 
本期廣告贊助